芥子纳须弥

橙汁
For you, a thousand times over.
杂食
努力成为一个王也那样的人

我觉得我北大培文杯复赛能过就是个错误
我当时满心都是:反正过不了,不如嘿嘿嘿
然后就gay里gay气了……

【楚路】枯木逢春

粽叶在寒潭的水中浸泡过许久,冰凉之余也有了几分滑腻,细小的白线在粽子上缠裹一圈又一圈,也无端的变的坚固起来。修长的手指浸满了水珠到最后也没能把白线扯开,楚子航无奈只能念了个诀,一道淡蓝色的光干净利落的划开了线,翻开了粽叶,露出里面饱满的浸透蜜枣甜味的糯米来。


白色的外氅上溅上了一滩水,衬的下面的云纹熠熠生辉。


楚子航咬了口粽子,绵软的甜像颗惊雷在他早已平淡惯了的口腔炸开。


+

枯老的树木在春光的感召下,使劲换身解数,总算在枝头生出了一片幼小的绿叶。路明非小心翼翼的趴在树枝上,看着不远处那片小叶子艰难的舒展,露珠在它上面凝结成小小的一团,然后在一阵风过后啪的一声掉在地面上,溅...

【黄翔】少年欢喜

Part1


白纸上的线条还在错杂混乱的四处生长,黄少天收回眼神看向站在自己旁边的喻文州。阳光洒在白色的衬衫上,随着衣料的褶皱忽明忽暗,就像一片横亘万里的山脉,黄少天狠狠地吸了一口气,他在带着湖水味道空气中感到了一丝酒气,活像一碗酒,一定是古代侠士大碗喝的酒。他有些不太自然的说出了自己的问题:“那个站在周泽楷旁边的人是谁?”


喻文州被人打扰了也不恼,只是随着黄少天的话音看过去,他看到周泽楷旁边站的人。那人和周泽楷一样只穿了有些大的白色t恤,但他和周泽楷不一样,周泽楷是万里流光过眼后的一抹宁静,他是不断闪烁着的日月星辰。喻文州看见那双眼里的几欲爆发的浓重的生命力和少年狂...

四月的天气乍暖还寒,突然下起的一阵细雨把天地都给搅凉了。张良走在连廊里小心翼翼地躲闪着被风吹起的雨丝,却还是一不小心在校服西装上沾了几丝雨。他伸起手把因为躲闪而翘起的头发压下去。 


一个抬眼,看见了站在雨丝里的韩非,他回来的早校服外套早早地脱了扔在班里,只穿了件白衬衣被雨丝打的依然有些透了。好好的一副香艳场面,却总是显不出半点情色,或许是韩非眼睛里抹上的一两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添了几分神秘。 


张良想起一个说法,人们觉得埃及艳后美,不是她到底有多美,而是因为她身上的神秘感。 


他轻轻的叹了口气跑到韩非身边为什么不进班?韩非笑了笑,眉眼间刚...

我估计是得占个档了 深表抱歉

【黄翔】少年欢喜

 @老邪亦邪 


ooc预警


我就是来祸害tag的


深表抱歉


年少时的欢喜,就像楼下杂货铺里一两块钱一大把的劣质奶糖。很黏牙,但好在它足够甜。只是等长大了以后,不是那么爱吃甜食了,楼下的杂货铺也都拆了个差不多,劣质奶糖也就和年少时的欢喜一样埋在记忆里再也不可能出来了。

二月末接近三月,气温有些不正常的回暖,阳光大咧咧的照进来照的屋子里暖洋洋的。黄少天出了层薄汗,最后还是决定脱了厚重的棉衣穿着白色的针织衫挽起袖子在家里收拾行李。从各种角度上讲火车在三个小时后他的时间还算充裕,可他脑子一热突然想起导师放假前列的reading,自己只是随手买来就再...

© 芥子纳须弥 | Powered by LOFTER